所在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以案警示

句句忏悔 声声泪 ——原海门市气象局局长余震东忏悔录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已阅读: 0 发布时间:2015/12/7 10:08:57

基本情况:余震东,男,1962年10月1月出生,江苏海安人,200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学历,1979年1月参加工作,1979年1月至2005年2月,历任南通市气象局观测员,测报站副站长、站长,2005年2月至2012年6月历任南通市气象局办公室副主任、主任,2012年8月至2014年6月任海门市气象局局长。2014年12月因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被海门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并处没收财产十余万元。


工程大批上马  身心已被围猎


2009年南通市气象局兴建,南通新一代雷达信息处理楼,本人作为办公室主任,任该项目的负责人,具体负责该项目的管理工作。

2009年至2013年本人利用工程招标工作,收受弱电工程负责人浙江银江公司胡某的贿赂、收受大金空调供应商姚某的贿赂、收受瓷砖供应商朱某的贿赂、收受绿化工程负责人杨某的贿赂、收受内装老板常州华隆装饰公司丁某的贿赂、安装老板南通五建袁某的贿赂等,他们之所以行贿是因为我可以利用项目负责人的身份在工程的各个环节,为他们获取高额的利润,提供不同程度的帮助。

首先我们选择了一家能充分代表甲方意图的招标代理,这是整个过程的关键,这样在招标的前期,如一些公司能否入围起到关键作用,包括在招标过程中,设定一定的技术参数等,能充分体现并放大与甲方有关系的公司的优势,这就使招标过程中已充满了不公平竞争的色彩;第二在工程进展过程中的认质认价,我对认质比较认真的,但对价格我是从不认真研究,最为恶劣的是在研究认价时向供应商提供底价,这给材料商能获得高额的利润提供了方便;第三在工程建设中对材料供应商的选择,主要是听取施工方面的推荐,我们没有去做认真的市场调研,主要有施工方推荐一些他们所熟悉的公司,这样施工方便可以从中获得更高的利益;第四在工程量签证上,我从不认真研究、仔细核查,只要有甲方现场代表和工程监理的签字,我就会立即签字,由于没有认真把关,使施工方可以有机可乘;第五在阶段性付款和最终送审时,我也没有认真把关,随便签字,正是由于自己的不负责任,同时是变相地帮了施工方的忙,让他们能顺利通过最后一关。

记得第一次收贿时心里也是非常复杂,也很害怕,是拿是拒、是收是退,心里也经过复杂的斗争,收下这是犯法,但转念一想,在整个过程中,我也帮助他,他的这种行为是对我的一种感谢,收下也没有关系,况且人家一片真心,也无人知晓,但转念一想一旦东窗事发,后果不堪设想,心里又害怕起来,开始我把钱藏在衣橱里,不想让家人发现,也不敢拿出来用,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里慢慢的平静,贪欲之心、邪恶之念终于占了上风,心里紧张和害怕渐渐淡去,加之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我放弃了世界观的改造,除了和老板们一起唱歌喝酒外,也和他们一起洗澡,接受色情按摩,甚至参与嫖娼。我渐渐地迷失了生活的方向,加之后来在KTV认识了所谓的女朋友,经济上也有一定的需求,这就被动地动用了这笔账款,以至后来越收越多,越来越麻木,在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随着这种放荡的生活,也把自己送进了罪恶的深渊。


沉迷情色世界  漠视法纪底线


记得2005年,我刚调到办公室,那时我们洗澡也是很正规的,那时宗周全局长(已被判刑)经常喝酒且易醉,一般醉后我和驾驶员将其送到浴室洗澡,休息一段时间就恢复过来,因宗周全局长在泰州工作过,泰州的浴室文化比南通盛行,所以他本人也很喜欢洗澡,开始几年我们洗澡还算正规,一般洗澡、搓背然后在休闲大厅做足疗,一般去的档次也不高,费用也不大,但随着这种生活的继续,我们自身发生了变化,首先是对自己要求的放松。随着单位收入的增加,我们开始不知道自己是谁,把单位依靠国家政策带来的经济效益,看成是某些人聪明才智的体现,忘记自己是一名党员、干部,而把自己当成一名能获取高额利润的老板,由于这种心态上的变化,加之南通后来不断有高档消费洗浴场所开张,我们就从普通的浴室转向了高档浴室,消费也越来越多,费用也越来越大,服务项目也从原来的擦背、足疗,渐渐地增加了色情按摩。2009年以后,大楼施工全面展开,我们接触了更多的老板,他们投其所好,经常请我和缪勇谋局长进入高档浴室,这时我们的世界观彻底发生了变化,资产阶级腐朽的思想占据大脑,心里防线开始崩溃,党多年的培养教育彻失殆尽,道德观、伦理观抛到九霄云外。我们和这些老板厮混在一起,除一起喝酒一起洗澡,接受色情按摩,甚至一起嫖娼,这种行为丧失了一名党员干部甚至做人的起码的道德底线,这种事就像吸毒一样,做了之后害怕、后悔,但一到这种环境就像飞蛾扑火,不顾一切地去做。我变了,我堕落了,我有时一个人也去,有机会住酒店也嫖,这种不正常的生活及消费,是选择收贿的主要原因。

另一原因是泡歌厅。2005年前,我没去过高档歌厅,也不知道歌厅里怎么回事。记得有一次接待上级领导,酒后领导说唱卡拉OK,娱乐一下,我当时都不会安排,出了洋相,当时想这也是我们办公室工作的一部分,以后还是要学会安排,后来我把歌厅领班的号码存在手机里,领班也经常发短信,这样就和什么小姐、妈咪熟悉起来。随着去歌厅次数的增多,思想上也发生了变化,对这种生活的追求越来越强烈,生活开始糜烂,对花天酒地的生活有着强烈的追求,根本不考虑自己的身份,只要有机会就想去,在2009年以后更是达到顶峰。一方面我爱人调到海门工作,她除周末在家休息,周一到周五中途只回来一次,这给我在时间上提供了机会,小孩又在外地读书,从家庭上讲,我在外面玩,无人知晓,更无所顾忌,处于无人管的状态;另一方面,随着工程的开始,一些老板渐渐走近我的生活,他们为了工程的需要,经常请我和缪勇谋副局长出入歌厅,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来结交我们,其目的还是为了能在工程中获得更大的回报,我在这种生活中完全失去自我,心里底线、道德防线开始崩溃,后来在歌厅认识一些所谓的女朋友,经济上额外的需要,也是导致收贿的另一原因。


往事历历在目  如今不堪回首


回想本人的成长经历,本人也是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本人1979年参加工作,1982年通过考试获得全省首批在职教育的名额,1982年至1984年在湖北省气象学校脱产学习两年,获得中专毕业文凭,回来后就任命为观测组组长,1990年再次通过考试获得了南京气象学院学习的机会,1990年至1992年,我在南京气象学院脱产学习两年,获得大专文凭后被任命为观测站副站长,并被聘为测报工测师。在本职岗位工作很出色,在单位每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业务水平也很高,多次作为省局验收组成员或组长参加全国优秀测报员的验收工作。正是由于工作出色,领导才把我调到办公室工作。开始我兢兢业业,有板有眼,工作认真负责,从不马虎,原则性也很强,但随着一段时间的工作,我主持办公室工作任务重、压力大,领导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工作中也常常受到批评,领导也经常说我,在业务岗位时间太长,脑子不灵活转不过弯来。我开始反思自己,在工作中做错了什么,我把心思不是用在工作中,而是用在整天揣摩领导的意图,不是从正面做工作,而是投机取巧,正是由于内心发生变化,也导致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不再把主要精力用于工作,而是把主要精力用怎么才能让领导开心,对领导投其所好,阿谀奉承,人前说人话,人后说鬼话,把领导的喜好当成自己的爱好。随着单位经济条件的好转,我们开始讲排场,来人接待去好的酒店上档次,开会不在单位开,找星级宾馆、休闲农庄,每次都安排套间给领导,领导开心我也就一步一步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也是对自己要求的逐步放松。我放松学习,放松世界观的改造,资产阶级享乐主义、腐朽思想逐步占上风。其次是自控能力差,抵制外来的影响能力太弱。这主要源于没有高尚的道德修养和防腐抗变的能力,心里防线的大坝不牢,以致进一步的变化,我开始讨好领导,陪领导唱歌、洗澡进入高档娱乐场所消费,随着单位经济效益的好转,我们已忘记自己的身份,不知道自己是党员、干部,就把自己看作是能挣钱的老板,就在这种失衡的心态下,我们堕落并走向腐败,我们不但去享受高档消费,而且接受色情按摩,甚至去嫖娼,人的变化是逐步的,正是在生活中的这种变化,才发生了在工程建设中收贿罪行。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举反腐大旗,特别是今年以来,反腐形势更是一浪高过一浪,随着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逐步深入,反腐的力度更是进一步加强,反腐所涉及到的领域越来越广,涉及到的程度越来越深,自己也感到压力越来越大,负担越来越重。去年审计时发现内装和弱电审计不能通过,今年又听说检察院立案调查,所以心里十分害怕,整天魂不附舍,我开始有所行动,对人家送的一些购物卡,特别是今年送的一列清退,对整个收贿过程中一些情况经梳理后,也只有胡某为小孩上学出的点招费可以退还,其它所收贿赂已全部挥霍干净,无法退还,要不然必会引起家庭内乱,反而把事情案露,万一组织上暂时不会找我。于是我和胡某联系,让他来海门商谈退钱一事,并将点招费5万元退还,以此来欺骗组织,逃脱收贿的责任,并且与胡某的交谈中有串供的行为。

 这些年气象部门也发生了一些案件,2011年海门市气象局原局长江志新被组织调查,2013年泰州市气象局系列案件,这些都是活生生血淋淋的教训,本应该从他们的身上吸取教训,但最后没有究其原因,还是他们的事情没有在心里产生触动,没有真正起到警示作用,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应该早点向组织低头承认错误,全面真实向组织把问题讲清楚。世界上唯一买不到的就是后悔药,后悔是没有用的。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局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   邮编:226018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苏ICP备09031179号

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局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方圆》杂志

技术支持:南通经典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