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以案警示

“鸵鸟”心态下的悲剧人生 ——如皋市原市委常委、如城镇党委书记黄建龙案件剖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已阅读: 0 发布时间:2015/2/12 9:54:04

在铁证面前,再如何巧舌如簧,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2014年4月,江苏省高院二审公开审理,并依法作出了维持南通中院判决结果,判处黄建龙有期徒刑9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万元、赃款1588000元予以追缴国库。面对维持原判的结果,黄建龙心中仅有的一丝幻想彻底破灭。

人生如棋,落地无悔。原本一个积极向上的农村青年,凭着组织的培养和自身的勤奋走上领导岗位,却在金钱、物欲和美色的诱惑驱使下,从人生事业的巅峰,一步步滑向了犯罪的深渊。如今,一墙之隔,两个世界,巨大的落差成了他难以接受但无法回避的现实。

回顾黄建龙的昨天,不难看出抛物线般的三段人生历程。


僭越底线,官商交往变味


案发前的黄建龙仕途顺畅,本该有着更加绚丽多彩的人生,却在春风得意时迷失自我。他不仅失去了良好的个人前途,幸福的家庭生活,也失去了美好的社会声誉,不少熟悉他的人都为之惋惜不已。

在旁人看来,黄建龙的人生分水岭始于对权力的掌控之际。2001年10月,黄建龙被调任如皋市某乡镇党委书记,肩负一方经济发展的任务,与老板接触自然多了起来,各种诱惑也纷至沓来。就在与一些企业老板的交往中,党纪国法的界限在他心中逐渐模糊了。

上任伊始,作为自己招商引进的第一个项目,黄建龙显得格外重视,倾注了不少热情,从洽谈、建设到投产等每个环节都亲力亲为帮助企业协调难题。在此过程中,该项目业主陈某与他的接触也日渐增多,私交也越来越密切。让黄建龙至今记忆犹新的是,2004年春节前的一天,黄建龙受邀与陈某一起吃饭,一番觥筹交错之后,陈某掏出了一只信封递了过来,对于这“第一次”,黄建龙选择了接受。然而,走上自我放纵的道路正是始于这“第一次”的突破。

一旦越过雷池,人生就会变样。2005年春节前,一位钱老板来到黄建龙办公室,先闲聊了几句,趁无人之际,偷偷塞了一个信封给他。待老板离开后,黄建龙打开这个信封看了一下,里面放着一叠有银行封条的1万元人民币。看到花花绿绿的票子,黄建龙的内心也有纠结,害怕被人知道,但贪欲的念头占了上风。在这种心态的支配下,他静观事态发展,先把钱悄悄放在办公室里,多日后看到没有风吹草动,便将这笔钱带回了家。

2010年7月,42岁的他成为如皋城关镇——如城镇的“一把手”,并从镇党委书记跻身市委常委,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对于大多数和他资历相当的人来说,要达到这样的仕途高度,几乎是一种奢望。然而,职位的提升,权力的增大,廉政风险意识却没有丝毫见长,本该珍惜机遇的他,胆子越来越大,利欲有恃无恐地放纵开来。

企业有所求,务必有所应,这本是政府服务的正常之举。但在黄建龙的身上有着另外一层含义。在公司洽谈、投资建设、用地协调、解决矛盾等事情上帮助企业协调关照具体问题,成了黄建龙“按劳取酬”的心理安慰。每逢中秋、春节等节假日,他一次又一次上演着“投桃报李”的肮脏勾当。就在他担任如城镇党委书记的短短几年里,他先后收受20多家企业的贿赂。

自古官商两条道,商者驰骋商海,官者造福百姓,但如果既想当官又想发财,必会误入歧途。


家风不正,亲情畸变错位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廉洁家风不仅仅是社会风清气正的源泉,更是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的温馨港湾。家风不正,贪欲丛生。案发后,黄建龙也坦言在其任职过程中,多次发生家人经商与其本人职务相交集的事,不仅没有制止,有时反而放任,纵容家人利用自身职务影响力而获利。

2008年10月,如皋数字电视整转设备招标时,北京数码视讯公司委托南京一家公司聘请黄建龙妹夫为信息技术服务代理,参与如皋的投标活动。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玄机,因为此时黄建龙正担任如皋市广电局局长。该数码视讯公司自然顺利中了标,黄建龙的妹夫因此而获得了一笔不菲的信息技术服务费。

背靠大树好乘凉,尝到甜头的妹妹发现权力的魔力,继续想坐收渔利。2011年,如皋市要求加强户外形象宣传,要求如城镇在镇级规划范围内设置高炮广告。在黄建龙的授意下,镇政府以招商引资的方式与一家广告商签约落实了20多个高炮设置业务,由其负责建设、经营。看到投资高炮广告的丰厚利润,其妹找到了黄建龙。经不住妹妹的软磨硬泡,黄建龙只好协调手下,从中转租了部分高炮位置给这位妹妹经营。

爱子之心人皆有之,任何人都概莫能外,可关键是什么才是真正的亲情呢?是培养他们自立自强的良好能力,还是用不义之财来为他们铺就一条人生捷径?在躁动的拼爹时代,爱子心切的黄建龙也上演着的为子贪腐的疯狂。

吴某是在如城镇做生意的一公司老板,长期得到黄的关心。2011年春节后一天,吴某邀请黄建龙一家吃饭,话题转到了黄建龙即将参加高考的儿子。此时的黄建龙正在四处打听能帮助儿子上高校的人。吴某透露,他认识黄建龙儿子所报考学校的人员,答应届时可以帮忙。当年6月高考刚过,该高校一招生老师去海安,吴某出面宴请这位老师,并请黄建龙作陪。

不久,高考成绩公布了,黄建龙儿子的考分距该校的录取分数线还差几分。热心的吴某在高考成绩发榜的当晚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后,答应亲自出面帮忙。第二天,吴某告诉黄建龙事情搞定了。黄建龙问吴某是怎么搞定的,需不需要花钱?吴某宽慰他,这笔钱通过企业设立的爱心基金转入该高校,行情是100万元。一边是党纪国法,另一边是百万巨款和儿子的前途,对此,黄建龙玩起了自欺欺人的把戏,没有勇气向组织敞开心扉,避重就轻地咨询了相关纪律规定,以求自我安慰,询问相关人员如果使用校董推荐的名额是否违纪,得到否定的答复后,黄建龙让吴某把小孩入学的事情定了下来。

不义之财,一副闪光的镣铐;错位亲情,一根温柔无形的绞绳。如果父子此后际遇会面,必定是感慨尴尬的场景。作为一个领导干部,亲情固然弥足珍贵,但畸变的亲情最终只会害己害家人。


爱慕虚荣,自甘黑色沉沦


当下,一些党员干部用带名表、开豪车彰显品位,有的把精力用于庸俗的交际应酬,热衷于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迷恋奢华,追求享乐,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以此填补内心的空虚。

黄建龙在吹捧与恭维声中得意忘形,自以为是,他在不良心理的驱使下,越陷越深,难以自拔。在调任如城镇党委书记后,因前任领导把公车带走了,黄建龙也把原单位配备的公车带到镇里使用。

一次一位谢姓老板请他吃饭时,获悉黄建龙的公车配备状况,主动提出从自己公司里挑一辆车给黄建龙使用,一句恭维的话拨动了黄建龙漂浮虚荣的心。黄建龙对谢某拿出的几辆车都不中意,谢某想到了还有一辆挂京牌的奥迪汽车,这辆车登记在一名山西朋友的名下。黄建龙当即同意了,之所以选中这辆车,原因不无外乎有两个,一是黄建龙也曾坐过这辆车,对车况比较满意,二是车牌是北京的,车主又是山西人,不惹人注意。

2010年7月的一天,谢某就把奥迪A6车开到黄建龙家的楼下,亲手交来了车钥匙。黄建龙拿到后开着车,立即在自己家所在的小区转悠了一圈,开着高档的轿车,黄建龙的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对外则宣称这辆轿车是向同学借的。

直至2012年5月,组织上专门给黄建龙配备了一辆全新的帕萨特,一次遇到谢某的黄建龙就顺口说要还车,谢某回答自己不要用。黄建龙也顺水推舟,继续占用这辆奥迪车。

有舍就有得,这位谢老板的苦心经营没有白费,黄建龙先后拍板让其承接了安置房建设等工程,为他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党员干部如果精神空虚,贪图享乐,必至骄奢淫逸,腐化堕落。大量事实表明,一些领导干部的失足和垮台,一步步陷入违纪违法的泥潭,往往都是从一些看似小事的地方起步的。

黄建龙还将个人的生活作风问题归纳为“超越友情,低于爱情,不到亲情”的特殊关系,自己的道德水准偏离到了何种程度?党员干部只有从小节做起,只有慎独慎微,才能警钟长鸣,善始善终,才能做到拒腐防变,防微杜渐。


恶梦难醒,对抗枉然徒劳


耍惯小聪明的黄建龙在获悉组织对其进行调查的风声后,非但没有主动找组织说明情况,反而暗地里建立攻守同盟,妄图逃避、对抗组织调查。

黄建龙利用检查企业年后开工、吃饭等时机,找相关人员退还历年来收受的钱款,并打招呼提醒。甚至偷偷更换了手机和号码,用于私下打探消息、联系相关人员和找人打招呼,企图逃避组织调查。        

明知组织已经调查,但为了掩盖自己长期占用那辆奥迪A6轿车的问题,黄建龙先后与谢某和该车登记人等相关人员进行了商量和操作,还亲自飞往山西太原找到车辆登记人本人,统一口径,编造谎言,建立攻守同盟,企图隐瞒掩盖事实真相。        

黄建龙像无头苍蝇四处找人咨询和打招呼,企图谋取领导信任,以期获得关心照顾,找一些企业老板咨询拜托,企图利用他人脉比较广的优势,联系方方面面资源,帮他说情,还邀请同事一起出谋划策,帮忙分析和了解情况。病急乱投医的黄建龙,不信马列信鬼神,佩戴护身符、吉祥物等,指望能逢凶化吉,着实到了荒唐可笑的境地。

反思黄建龙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原因,既有腐败现象的一般规律,又有其特殊缘由。长期以来,黄建龙天天忙于事务,陷于事务圈子,沉迷于迎来送往,从不知反省,导致自己在恶性膨胀的极端个人主义思想支配下,失去理性和党性,一步一步陷入严重违纪违法的泥潭。

黄建龙在忏悔书中剖析:自己一味地刚愎自用,我行我素,让自己失去了监督,让权力绝对集中。自己主观上放松了警惕,没能做到时时反省自己。缺乏自我解剖的勇气,不愿正视自身存在的严重问题,采取“鸵鸟”政策,不思及早反省,向组织认错、悔错、而是听之任之,最终把自己找进了“双规”谈话室。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   邮编:226018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苏ICP备09031179号

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方圆》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