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以案警示

迷途的审图“专家” ——如东县审图办主任朱晔伟案件警示录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已阅读: 0 发布时间:2017/11/29 14:27:17

提及“审图办”(建设工程施工图审查办公室),不少人可能会觉得比较陌生,但是对从事建筑设计工作的人来说,就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凡是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图涉及公众安全和工程建设强制性标准的内容都需交由它审查。由此也足见审图办在维护公共安全上所起的重要作用以及潜在的权力寻租空间。如此关键岗位上的领导,当有能力者任之,不仅要业务出众,火眼识图,还要能淡泊名利,恪守底线。这样,才能双足踏稳,肩负起千钧重担。然而如东县审图办主任朱晔伟,虽然业务精湛,在审图上火眼金睛,但在权力与金钱面前却迷失了双眼,最终误入歧途,锒铛入狱。

拼搏奋进 练就“多面手”

风雨兼程已过几十载,人生总是太匆匆。而在悄然之间,一个被人羡慕的技术人才已然蜕变为人们厌恶的贪腐蠹虫。在回首自己参加工作后的30年心路历程时,坐在谈话室里的朱晔伟数度哽咽,泣不成声。

和绝大多数的落马官员一样,朱晔伟也曾经有一段难以忘怀的光辉岁月。1985年,大学毕业的朱晔伟,被分配至如东县建筑设计院任技术员。在设计院工作期间,朱晔伟的那股钻劲罕有其匹。他勤学苦练,很快从同龄人中脱颖而出,深得院领导器重,常被委以重任,成为如东众多设计领域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上世纪90年代末,如东县建筑设计院承接了县人民公园项目设计的任务。该项目要求是古建筑设计,而当时古建筑设计恰巧是如东县建筑设计院的业务空白。设计院领导便将这一棘手任务交给了朱晔伟。朱晔伟则二话没说,挑起了重担,认真查阅古建筑设计资料,潜心研究,经常通宵达旦地忘我工作,顺利完成了人民公园项目的设计任务。

规划设计是不同于建筑设计的另外一门学科,当如东县建筑设计院增设规划设计业务时,院领导再次点名由朱晔伟承担全县乡镇的规划设计任务。这对朱晔伟来说,又是一大挑战,但是他毅然受命。为了弥补自己理论上的短板,朱晔伟用心研读相关书籍,无数次翻阅成功案例;为了收集到最翔实的基础数据,当时的朱晔伟跑遍全县48个乡镇实地调研,摸清当地的经济、人口、自然等状况,如期完成了全县大部分乡镇的城镇总体规划、城市分区规划、城镇控制性详细规划和修建性详细规划的编制任务。其中,他编制的兵房镇总体规划斩获全省二等奖。

此外,朱晔伟还是如东县建筑设计院市政道路设计的拓荒者。凭着扎实的专业功底和那股鲜有的钻劲,朱晔伟由一名普通的技术员,逐渐成长为规划及建筑设计助理工程师、工程师和高级工程师,并被省住建厅评为节能绿色建筑标识评审专家,还被聘为设计行业招投标评标专家库成员,成为一名当之无愧的技术型人才。

思想裂变 伺机“捞一手”

2003年,如东县建筑设计院改制,不少员工选择离开体制,分流到企业性质的设计院工作,但是朱晔伟选择了坚守,到新成立的如东县审图办担任建筑专业审查人员。

全新的工作环境也带来了全新的挑战。用朱晔伟的话来讲,他之前在设计院的工作是画图设计,而现在的工作是要能够挑同行的错,这不是件易事,需要极为扎实的专业功底。为了能适应新的工作岗位,朱晔伟再次发挥他的那股钻劲,边学边审,很快就将建筑专业领域内的数十种设计规范和标准系统烂熟于心,并准确运用。因为业绩突出,2008年4月,朱晔伟被提拔为审图办副主任,主持全面工作。

身份改变后,朱晔伟的朋友圈子自然也有所不同。不少建筑开发企业的老板主动围了上来,跟朱晔伟兄弟长、兄弟短,相当亲昵。眼见这些老板出手阔绰,挥金如土,朱晔伟的内心不禁有些失衡了,觉得自己的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尤其是遇到原来设计院的老同事时,朱晔伟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他们不少人创业有成,自己当了老板,不但开名车,住豪宅,而且说话牛气,举止潇洒,让朱晔伟心生嫉妒。

“早上他们还在睡懒觉时,我已端坐在办公室审图;中午他们在吃午饭时,我为了赶进度,常常连午饭都顾不上吃;晚上他们在灯红酒绿时,我却忙着校审意见书,为不超过对外承诺的审查时限匆匆忙碌。”

透过朱晔伟在忏悔时说的一番话,一股愤愤不平的失衡心理溢于言表。

思想一旦出现裂痕,灵魂就出窍了。私念就像脱缰的野马拉着朱晔伟奔向深渊,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衡心理,朱晔伟静静等待着能让自己“捞一手”的机会。

尝到甜头  执意“频伸手”

翻开朱晔伟的判决书,他被定罪的一笔受贿问题,就是其刚担任审图办副主任那年收取的一笔3000元钱的好处费。

2008年下半年的一天,如东县规划局的一位领导打电话给朱晔伟,拜托他帮一个姓邵的开发商加快审图进度。朱晔伟口头应诺。不两天,邵某就来到朱晔伟的办公室,一番自我介绍和客套话后,鬼精的邵某某就奉上一只信封给朱晔伟说,“这次我也没有带东西,一点小意思,给你买点香烟。”朱晔伟假意推辞后,便欣然笑纳。邵某刚离开办公室,朱晔伟便急不可耐地拆开了信封,心里美滋滋的。

此时的朱晔伟虽然逾越了廉洁红线,但还是能够严把质量关,在审核图纸时一板一眼,眼里揉不得沙子。不过时间一长,在糖衣炮弹的温情攻势下,朱晔伟的这根弦也渐渐松弛了。

2012年,朱晔伟在审查如东某房地产公司老总的项目设计图时,发现该项目使用的是外保温砂浆。而根据当时的规定,外保温砂浆是限制使用的。朱晔伟立即联系该项目的设计单位,明确指出这一问题。然而,设计方负责人却告诉朱晔伟,是开发商执意要使用外保温砂浆。这可让朱晔伟犯了难,因为前不久他刚收了开发商3000元的红包,而且他跟陈某之间的经济往来还不止一次。“拿了人家的手短”,在该开发商的多次央求下,朱晔伟只得答应他的要求。

为了既满足陈某的要求,又能符合相关审核规定。朱晔伟可谓是煞费苦心,他自己苦思冥想不到计策后,特地赶去市住建局,向专家“取经”。市局的专家表示,外墙上原则不允许使用保温砂浆,如果实在要用,可由当地县住建局确认并组织论证。得到锦囊妙计后,朱晔伟如获至宝,依计而行,如愿满足了陈某的不合理要求。

类似的“小红包”一个接一个,在收多了后,要也就显得顺理成章。在朱晔伟看来,他要的理由也是很冠冕堂皇的。

2013年,朱晔伟在审查如东某设计院的建筑图纸时,发现图纸上标注的一处“仓库”实为“综合楼”,便打电话给该设计院的老总成某,询问原因。成某支支吾吾,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其实朱晔伟是明知故问,他知道成某是想钻空子以图合理避费。因为如果是综合楼,除了要缴纳相应审图费外,还要缴纳相关规费,而仓库则不用交审图费和规费。

按规定,朱晔伟应该责成设计方对图纸上的建筑用途进行变更,但是他却对成某含糊道:“改不改建筑用途性质我不管,但我们审图办的审查费是不能少的。”成某松了口气,连忙应诺,很快就将4300元审查费送给朱晔伟,省掉了约1万元的规费。收到这4300元后,朱晔伟直接下了个人腰包,也没有给成某出具任何手续。

贪得无厌 敛财“不收手”

贪欲的闸门打开后,小打小闹的红包已然不能满足朱晔伟的那颗贪婪的心。为了能捞取更多的钱财,朱晔伟又将目光瞄向了审图专家费。在他看来,此处别有洞天,大有文章可做。

限于如东县审图办人员较少、技术力量相对薄弱,为了能够在规定时间内顺利完成一些大型项目的审图任务,朱晔伟时常会邀请市审图中心的相关专家来如东帮忙审查。在业主已将审图费足额上缴审图办后,朱晔伟还要求业主另付专家费。业主们为了能够顺利通过审查,自然不敢拒绝。

通常业主们会选择现场支付专家费,这便给朱晔伟留下了可乘之机。因为按照他们审图办的劳务费分配方法,可以从审图费中提取一部分支付给相关专家。于是乎,朱晔伟决定换个方式大手笔捞钱。

2013年10月,朱晔伟按照业主周某的吩咐,联系了南通市审图中心的若干专家,替南通某房地产公司开发的某楼盘进行施工图审查。审查结束后,周某给了朱晔伟以及市里的每位专家每人3000元的专家费。随后,朱晔伟就回去填制了一张专家费分发表,并模仿相关专家的签字,从住建局财务科冒领了30000多元的专家费。朱晔伟以相同的方式,多次敛财,屡试不爽。

不过,朱晔伟眼里的“财”机,最终演变为“劫”机,让其又多了一个贪污罪名,最终被法院数罪并罚。

翻开法院的判决书,那一段指控朱晔伟贪污问题的冰冷言语,让朱晔伟内心叫苦不迭。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朱晔伟在担任如东县审图办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于2009年至2013年,采用虚报冒领等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共计人民币92465.79元,具体如下……。”

和动辄敛财成百上千万的大贪官相比,朱晔伟充其量只算是“蝇贪”,其贪污受贿所得总计才13万余元。但就是这点蝇头小利,让他栽了个大跟头,葬送了他大好前程。

2014年8月,朱晔伟东窗事发,被如东县监察局采取“两指”措施。2016年4月,南通市中院对朱晔伟案作出终审判决:朱晔伟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局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   邮编:226018

网站投稿QQ群:142801336           《方圆》投稿邮箱:fytg@ntlz.gov.cn

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局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方圆》杂志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苏ICP备09031179号

技术支持:南通经典网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