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以案警示

蜕变的村书记
——崇川区观音山街道海洪社区原党委书记蒋洪辉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已阅读: 0 发布时间:2018/1/18 16:00:19

基本情况:蒋洪辉,男,1976年4月26日出生,汉族,南通市人,大学文化,1994年7月参加工作,200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4年7月至2016年9月,先后担任观音山镇(街道)海洪村(社区)农技员、团支部书记、民兵营长、治保主任、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经济合作社社长、居委会主任;2016年9月至2016年12月,任观音山新城社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2014年至2015年初,蒋洪辉在担任南通市崇川区观音山街道海洪社区党委副书记(主持全面工作)、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拆迁户谋取利益,收受他人所送人民币共计16万元。2017年,蒋洪辉因受贿罪,被崇川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没收全部犯罪所得并处罚金十五万元。

踏实肯干的农民子弟成长为村书记

蒋洪辉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父母都是朴实的农民。“我家姐弟两个,家境贫寒。我高中毕业就到社区居委会工作了,那时候年纪轻,性格也比较内向,跟人说话都不敢大声。”刚参加工作的蒋洪辉一开始只是负责向村民收取水费、电费,但是他勤奋好学、踏实肯干,夏天最热的时候忙着为农田灌溉,冬天最冷的时候走家串户关爱弱势群体,村民提起他都竖起大拇指,夸他是个好干部。

“一开始什么都不会,我就跟着老的村干部学,他们去调解村民矛盾纠纷的时候我就跟着去看,农忙的时候我就跟着去帮忙维修保养农机具。”蒋洪辉很快掌握了农机具装拆、维修、保养等专业技术,与村民也慢慢熟悉起来,他的工作得到了群众和组织的认可,先后担任观音山镇海洪村农技员、团支部书记、民兵营长、治保主任、村委会主任、党委副书记,最终走上社区党委书记的岗位。

丧失宗旨的党委书记动起了歪脑筋

当上社区书记的蒋洪辉慢慢有了变化。“感觉自己有权了,村里面集体资产的出租我说了算,一些老板也开始围着我转,经常请我吃饭。”

2005年,蒋洪辉利用自家的责任田和租赁过来的2.6亩土地建了一个面积为1355平方米的违章厂房,租赁给他人使用。2014年上半年,观音山兴石河东安置地块拆迁,蒋洪辉参加了与被拆迁的某纺织公司任老板的谈判工作。看着任老板的厂房面积大,设备、附属物比较多,能够拿到八百多元每平米的拆迁款,蒋洪辉眼红了。“自己的厂房面积小、设备和附属物很少,没有多少“虚增”的空间,而且自己身份特殊,到时候要带头拆迁,肯定会吃亏。”想到这里,蒋洪辉动起了歪脑筋——与任老板签订虚假合同,将自家的厂房“卖”给任老板,与任老板的厂房捆绑在一起拆迁。这样一来可以规避自己社区书记身份的“不利因素”;二来通过捆绑拆迁,有更多的空间虚报附属物和设备,提高拆迁补偿款;三来可以利用自己拆迁工作组成员的身份,与拆迁公司、评估公司、相关领导打招呼,尽量争取利益。这样一个“双赢”的方案立马得到了任老板的同意,双方签订了虚假的买卖合同,并写了两张虚假的收条作为买卖凭证。最终,通过捆绑拆迁,任老板和蒋洪辉都得到了满意的拆迁补偿款。

后经评估公司重新评估确认,蒋洪辉通过弄虚作假,多得拆迁补偿款近三十万元!

欲望膨胀的拆迁能手走上了违法路

尝到甜头的蒋洪辉对自己的权力有了更深的“认识”。近年来,随着城市发展进程的加快,观音山街道拆迁工作遍地开花,海洪村也有多个地块在拆迁范围内。蒋洪辉作为社区书记,带领工作组入户谈判、帮助拆迁户确权初核、向工作组提意见建议,对最终拆迁补偿款数额的确定有着不小的影响。

2014年,海洪村李某的违章厂房面临拆迁,由于李某要价过高,谈判陷入僵局。李某找到蒋洪辉:“我对拆迁里面的门道不了解,你帮帮忙,帮我多说点好话,争取多赔点钱给我,我心里有数的,到时候再感谢你。”心知肚明的蒋洪辉满口答应,他找到评估公司、拆迁公司相关人员打招呼,并特地找到拆迁工作组领导以加快进度为由积极“献言献策”,想方设法为李某争取更多的拆迁补偿款。最终,在蒋洪辉的“运作”下,李某得到了一笔满意的拆迁补偿款,他如约给蒋洪辉送去了一笔三万元的“感谢费”。

蒋洪辉对拆迁补偿款的影响迅速在海洪村传了出去,承包鱼塘经营的罗某也找到了他。罗某当时承包了近26亩土地经营垂钓园,工作组给出的拆迁补偿款与他的心理预期差距较大。罗某多次找蒋洪辉,请他帮忙上下运作,“拆迁就一次,你帮我多争取一些,拿到拆迁补偿款之后,我心里有数的。”得到许诺的蒋洪辉对罗某的鱼塘补偿一事格外关照,他多次带领评估公司到罗某的鱼塘进行重新评估,并暗示“核核准”。除此之外,蒋洪辉与拆迁工作组多名成员打招呼,要求为罗某争取“利益最大化”。在蒋洪辉的多方努力下,最终罗某拿到了符合自己心理预期的拆迁补偿款。2015年,拿到拆迁补偿款的罗某分次将“感谢费”送给蒋洪辉,其中最大的一笔就达到十二万元!

蒋洪辉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送钱给我的人都是早就认识的,大家本来就是朋友,不会出卖我。”殊不知,他所做的一切都被村民看在眼里,各种举报信纷至沓来。“小官大贪,挖空心思收敛钱财”,“长期无视党纪国法、视自己为土皇帝”——举报信中字字珠玑,赤裸裸地揭开了蒋洪辉的面具。

心存侥幸的“问题干部”错过了好机会

2016年5月,区纪委启动对蒋洪辉举报信的调查,蒋洪辉获悉后胆战心惊、寝食难安,但是又自我安慰、故作镇定。在组织找他了解情况时,他装作泰然自若:“这些都是对我的污蔑,我家的厂房确实是卖给任老板的,我从没有在拆迁过程中收过任何人的钱!”

是什么给了蒋洪辉对抗组织调查的“底气”?他通过弄虚作假将自家厂房“卖”给任老板,签订了虚假的买卖协议,还写了收据。他多次找到李某和罗某订立攻守同盟,合谋串供,并得到了信誓旦旦的保证“如果纪委找我谈话,我也和你说的一样,反正我们都有手续的。”就这样,蒋洪辉错过了挽救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

2016年11月,崇川区纪委对蒋洪辉实施“两规”。蒋洪辉案发前和相关当事人订立了攻守同盟,确实给组织调查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但是在铁一样的证据面前,任何掩盖都是徒劳的,蒋洪辉的犯罪事实很快被查清。“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其实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蒋洪辉在悔过书中写道。

蒋洪辉违纪违法案件的发生,与其存在侥幸心理有着必然的关系。他自认为身为崇川区一个偏远社区的党委书记,可以一手遮天,违纪违法不为外人所知,错误地认为向其行贿的对象能守口如瓶,错误地估计“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不会败露,正是这种侥幸心理最终害了他,使其贪欲逾渐膨胀,在违纪违法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从我母亲生病开始,家庭的担子就全部压在我的肩上。我在社区勤勤恳恳工作了二十多年,终于当上了党委书记,现在日子越来越好,到最后没有挡得住金钱的诱惑,也万万没想到自己近两年一错再错,最终害了自己。”

身陷囹圄的蒋洪辉痛哭流涕、追悔莫及。“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家人,我的妻子这么多年一直跟着我吃苦受累,我的儿子马上就要高考,如果因为这件事影响了他的成绩,我真是愧为人父!”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蒋洪辉从一个村民眼中的“好干部”蜕变为人人戳脊梁骨的腐败分子,最终为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蒋洪辉案件发人深省。究其根本,正是因为他丧失了理想信念、抛弃了党性原则,才一步步走上了不归路。党员领导干部必须以此为戒,不忘初心,牢固树立宗旨意识,遵守党纪国法,时时刻刻绷紧纪律这根弦,才能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不越雷池半步,方得始终圆满。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   邮编:226018

网站投稿QQ群:142801336           《方圆》投稿邮箱:fytg@ntlz.gov.cn

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方圆》杂志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苏ICP备09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