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倡廉文摘 >> 宣传教育

如泰清官捐印善书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已阅读: 0 发布时间:2018/4/12 9:30:59

在江苏省如皋市,说起乡贤冒襄(明末诗人、作家),妇孺皆知,但是冒家有缘《太上感应篇》的故事,流传并不广。

康熙三年,冒裔(冒襄幼弟)重新刻印《太上感应篇》,并加入了冒襄的一篇《梦记》。藏书数载,笔者希望一睹冒氏刻印的《太上感应篇》的风采。书海茫茫,此书早已如同泥牛入海,只见著录,未现真身。近来倒是见到一册《感应篇直讲》(即《太上感应篇》注释本),此书虽不是冒氏刻本,但也为乡人旧刻。此书开本字体都大,长27厘米,宽17.7厘米,厚1.5厘米。牌记为红色套印,上有“民国壬戌年(1922)、《感应篇直讲》、三塘韩宗祠公梓”。序言页版心上方刻有“韩宗祠敬梓《感应篇直讲》”。公祠名号有“韩文耀、韩康、韩国霖、韩国藩、韩国元、韩峻”等人。“三塘”源自海安芙蓉塘、白鹭塘、鸥鸟塘,称为海安的雅称。民国时期,海安分属如皋、泰县等地。明代初期,海安韩氏由苏州迁入如皋鲜鱼庄(今为海安镇田安乡),为唐代文豪韩愈的后人。海安韩氏族人中名气最大的要数韩国钧。《感应篇直讲》刻印者为韩国庆,当与韩国钧同辈。韩国庆与韩国钧一样,同为清廉官员、地方善士。书中的两篇序言即可为证。

韩国庆两印《感应篇直讲》,才有了两篇序言。《第一次重刻感应篇灵验记》写于宣统二年(1910),韩国庆时任河南赵村巡检。韩氏在此序中表示,劝善书籍,自古林立,如《暗室灯》《丹桂籍》《夺命录》,都是人人不可不读的书籍,尤其是《太上感应篇》。世人若能阅读,又能坚信随行,必然受益。韩国庆获得医家黄体端(湖南桂东人)在乾隆朝刻印的《感应篇直讲》,熟读深思,视为关乎性命之学。每每敬读,都有善果。遇到友人穷极无聊,韩国庆就请他们阅读《感应篇直讲》。光绪二十六年(1900),韩国庆处处寻购《太上感应篇》雕板,直到宣统元年(1909)才将此书梓印,赠送他人。有人笑韩国庆愚蠢,有人觉得他浪费钱财,韩氏只求推广《感应篇直讲》。同年科举考试已废,但是朝廷举行了优拔考试,韩国庆弃产从政,代理鲁山县赵村巡礼(正九品,属县令管辖,主管当地治安)。此职不利于升迁。前任者多被弹劾、控告和撤职。赵村四面环山,与嵩县毗邻,成为盗贼窝藏的场所。光天化日,数十成群,公然打架、绑票、抢劫,最难制服,以致民不聊生。韩国庆自从接受任命后,深知虎尾春冰,小心翼翼,善待百姓,刀匪销声匿迹,远离赵村。才过了一年多,百姓陆续送来牌匾旗伞,并立有德政碑。等到离任那天,百姓无论贫富,沿街赠酒相送。韩国庆觉得自己成为一地清官的原因是他私下受到《感应篇直讲》的影响,愿与仁人君子志同道合。

《第二次重刻感应篇灵验记》写于民国壬子年(1912)五月。韩国庆已任河南淅川直隶厅知事。依据此序,宣统三年(1911)九月,韩氏奉命任职淅川照磨(从事监察和审计工作,即今日纪委领导)。友人十有八九劝其不要赴任,因为是年各省战火四起,人人自危。到了次年正月初,南阳淅川各地果然大兵云集。南阳大小文武官员全部逃亡,南阳有上万名百姓死于兵燹。由于韩国庆深受百姓爱戴,被民军协统、标同和城镇乡绅推举去管理战时民事。韩氏自谦不能胜任,但是在仓促之际,只有竭力调护,淅川最终转危为安,主客雍容,秋毫无犯。南阳看见淅川安稳,派人议和,民军四万余人渐次解散,市农工商皆可安居乐业。韩国也得到升迁。因祸得福,他第二次刻印《太上感应篇》。宣统元年初次刻印后,有人向朱聚文斋(河南省城布政司北边路东)购去书板,重刻补还,指出书中讹错160多字。韩刻《太上感应篇》多在河南全省广传推行。

固然《太上感应篇》侧重因果报应,具有一定迷信色彩,但是来自如泰地区的清官韩国庆在河南捐印善书,以善为本,以廉自律,值得后人学习。(苇航   谢晓明  )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   邮编:226018

网站投稿QQ群:142801336           《方圆》投稿邮箱:fytg@ntlz.gov.cn

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方圆》杂志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苏ICP备09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