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以案警示

嗜赌成性的园艺站站长
——通州区园艺站原站长镇召国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已阅读: 0 发布时间:2019/5/22 16:39:20

基本情况:镇召国,男,汉族,1964年1月出生,1982年8月参加工作,1992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通州区农委园艺站站长。2018年6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2016年9月,有关部门在督导巡查期间,发现区农委牵头的高效设施农业项目中存在企业老板多头申报财政补助资金、超面积申报财政补贴资金等情况,针对重重疑点和问题,通州区纪委从农业项目施工头儿马某入手,拨开迷雾,挖出了这个嗜赌成性、索贿成瘾的园艺站原站长——镇召国。

沉迷赌博,丧失初心

沉迷赌博是镇召国滑入违纪违法泥淖的重要原因。

“是一个‘赌’字害了我。开始只是以消磨时间、娱乐为主,逢年过节,小来来,输赢也不是很大,打一场玩半天,一二百元来去,自己也能接受。2010年以后,看到身边的一些朋友赌的越来越大,自己平时也是好赌成性,渐渐地也就丧失了理智,由最初的小赌逐渐演变成聚众赌博,而且赌局也越来越大,有时动辄成千上万,在赌博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越陷越深。单单2013年春节一个月就输掉了8万元。为了打牌的事,不知道和家人吵了多少回架,也发生过深夜打牌回家被锁在门外的状况。即便这样我就是不听劝,一有钱就想去扳本,执迷不悟,心有不甘啊!”

赌债越来越重,压得镇召国喘不过气来,于是他挖空心思,拆东墙补西墙,在华夏银行贷款,准备搞“自救”。同时逐渐与一些农业企业负责人发生了不正当经济往来,在牌桌上输光了钱时,镇召国多次打电话向老板“借”钱来支持其赌博资金的“正常周转”。

老板马某回忆:“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镇召国打电话给我,说是打牌没钱了,让我到金沙送钱给他。电话里他告诉我区园艺站的设施蔬菜连作障碍解除项目上,年后可以打两三万元补贴给我公司,算是补给我的。所以我专程开车去金沙送了2万元给镇召国。”镇召国收到钱后立马又坐上了牌桌,只想着拿钱翻本,全然不顾这些钱来的是否正当,也不管事后如何偿还。

在享受到权力带来的便捷和好处后,镇召国愈发嚣张,工资收入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在牌桌上的挥霍,在一次又一次的酒醉金迷、挥金如土、豪赌畅快中,镇召国迷失了自我,走上了一条回不了头的沦丧之路。

四处伸手,雁过拔毛

作为全区农业三新工程项目的负责人,镇召国深知,自己手中的权力就是许多老板眼中的“香馍馍”,只要自己好好经营,就一定会带来丰厚的“回报”。因此,在农业三新工程项目申报、农资发放、工程建设验收、项目补助资金拨付等方面,镇召国利用职权,四处伸手。

2012年的一个夏天,闷热而潮湿。在通州区农委召开的一次蔬菜保供基地建设工作会议中,镇召国遇到了前来申报项目的老板陈某,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成了亲密的“好兄弟”、“好朋友”。此后三年中,镇召国以房屋装修、赌博缺钱为名,先后六次向陈某“借钱”共计9.5万元。陈某为了在项目申报和资金拨付等方面得到镇召国的关照,从不曾催问过还钱的事情,“我就当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只要他开口要,我就送给他。”

2014年,老板马某想申报叶菜设施高效栽培关键技术集成应用项目,请镇召国帮忙。镇召国明确提出,申报可以,但项目补助资金到位后,也要分给自己一部分。当年9月,项目50%补助资金17.5万元到账,镇召国打电话通知马某。马某接电后,当即就给镇召国送去了7万元。

在一次中央对地方蔬菜种植规模企业的专项补助中,镇召国知悉马某的蔬菜公司拿到了大约10万元的遮阳网和防虫网后,便立即给马某打电话,暗示“好处”要到位,马某随即给镇召国送了2.5万元。镇召国认为,“这些农资我不给他,他自己也是要买的,我等于帮他省了一笔钱,所以我开口向他要钱,他也是应该给我的。”

就在这种理所当然的心态下,镇召国陆续收受马某和陈某两位老板共计21.5万元贿赂款。

“2010年前后,从上到下扶持农业发展的资金逐年增加,每年都有农业项目可以争取,本人也快到‘知天命之年’,自感提拔无望,已是‘船到码头,车到站了’,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价值观也发生了扭曲,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哲学,不思进取,贪图享受,与民争利,雁过拔毛,多次以为企业服务为名,收受老板所送钱款,供自己挥霍。忘记了初心,与组织背道而驰。”

弄虚作假,罔顾法纪

看到权力带给自己如此可观的利益,镇召国更是胆大妄为,不但大肆收受老板钱物,更与老板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套取国家涉农项目资金。

2012年,园艺站组织实施蔬菜连作障碍解除技术项目,总补助金额为25万元。镇召国作为园艺站站长,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立马想到此时正在搞水旱轮作、种植莲藕的马某,可以将马某种植莲藕的情况列入项目中,把补助资金打给马某后,再由马某返还给他。镇召国立即与马某“商量”此事,称这些费用将用于“活动经费”,到时候向上级申请到项目补助资金后会优先考虑马某。几个月后,镇召国收到了马某返还的4万元,不过他一拿到钱就又摆上了赌桌。

“那时候我赌钱输光了,为了能继续参加赌博,不得不想办法套钱。”镇召国如法炮制,又伙同老板陈某在该项目中套取了1.5万元的补助资金。

2014年,园艺站组织实施设施黄瓜长季节栽培技术集成项目,此时镇召国知道自己即将被调离园艺站,“不捞白不捞,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于是,与老板马某、陈某合谋,通过伪造虚假协议书的方式,分三次共套取补助资金9万元,全部用于自己的赌博开销。

“2014年9月,得知我被调任区水产站站长,国庆节后就要到新岗位报到上班,我考虑到国庆节后就要离开园艺站了,要抓紧时间把钱套取出来。就立刻安排马某以设施黄瓜长期栽培协作费的名义开具了3万元的发票,并草拟了虚假的协议书。国庆假期后上班第一天,财政局就将这笔钱打到了马某账户。”

镇召国套取财政补助资金急迫的心情和贪婪行径更突显出他目无法纪、忘乎所以,把岗位当成了牟利的平台,把权力当成了赚钱的工具,最终越过了红线而坠入犯罪的深渊。

2017年2月,镇召国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通州区纪委立案调查。在冰冷肃穆的看守所中,镇召国回忆起这些年来几近丧失理智的赌博和受贿行为,后悔得捶胸跺足、涕泪纵横。“回想我在1992年向组织申请入党的时候,向党组织作出了‘始终听党的话,跟共产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的庄严承诺。在入党宣誓的时候也向党发出了‘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努力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铮铮誓言。而我没有做到……”“在园艺站工作的三年时间里,放松了学习,忘记了身份,利令智昏、胆大妄为、对曾经的誓言渐渐淡忘,抛在脑后,经常与农业企业老板混在一起,巧立名目、挖空心思,搞权钱交易,唯利是图。党员意识淡薄,党性原则丧失,入党初心,荡然无存!”

忘记初心,难堪曾经誓言;失去底线,必然走向深渊。从一名农业基层干部到挥金如土的赌徒,再到受人唾弃的阶下囚,镇召国信仰灭失,一步步走向腐败的深渊,他用自己惨痛的人生为世人敲响了洪亮的警钟!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   邮编:226018

网站投稿QQ群:142801336           《方圆》投稿邮箱:fytg@ntlz.gov.cn

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方圆》杂志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苏ICP备09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