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要闻 >> 要闻

【纪检人手记】口罩

已阅读: 0 发布时间:2019/8/12 11:07:25

七月的天,下午两三点钟一丝风都没有,而太阳却正毒,晒得人汗珠往下直淌,人在户外活动就像进入了一个天然的大烤炉。而此时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正在如皋市西南乡村的小路上颠簸飞奔,行色匆匆。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是个黑胖子,其貌不扬,四十多岁,中等身材,他是市纪委作风效能办的严科长,此时他满脸严肃地打开文件夹,将接下来即将入户的具体情况再熟悉一下。车后排座椅上坐着一位年轻人小刘,瘦高个儿,三十不到,略带书卷气,今年才抽调进来,就赶上了专项督查,对于监督检查这档子事,他算是个新手,因年龄又比严科长小不少,工作上二人遂以师徒相称。

小刘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外,这十多天跑下来,他对眼前陌生的景象,已经缺少了最初的好奇与新鲜,加之天气闷热,更觉得枯燥磨人。再望望手臂上红里透白的一层霜,现在还火辣辣的疼,车上、衣服上散发的阵阵猪屎味儿,仿佛在诉说着一线督查的酸甜苦辣。

从前年起,全市污染防治攻坚战就正式打响了,各类督查工作紧随其后。要在平时倒也罢了,可偏偏赶上了这“七月流火”的季节,上旬各镇村“五小行业”整治“回头看”督查刚跑完,身上混杂着的肠衣厂的腥臭味和小化工厂的酸蚀味还未完全消散,没想到全市非规模畜禽养殖整治“回头看”督查的任务又压了下来。这不,严科长又得顶着烈日,拉上小刘马不停蹄地跑村串户下猪圈、进鸡舍了。

这次专项督查,算是给了从小长在大城市的小刘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长这么大,他猪肉吃过不少,可还真没听过猪叫,更别说深入猪圈感受猪屎味了。从小就听人说猪是一种又懒又脏的动物,没想到现实中竟如此奇臭不堪,小刘对猪的固有认知一下子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改变。

严科长出生农村,家里也养猪,可以说打小在猪圈里长大的,挑草煮食喂猪,猪圈里的活儿什么都干过,就算现在回到乡下也是养猪的一把好手,对于这些味道,他早已习以为常了,甚至打趣戏称是浓郁的乡土的气息。他若无其事地夹着文件夹径直往猪圈走去。小刘紧赶慢赶跟在后面,皱着眉、苦着脸,他实在吃不消空气中弥漫着的骚臭味,尽量憋着气,老远就将预先准备好的口罩套在嘴上了,尽管还是一样的臭,但好歹隔了一层。

进得猪舍,圈内横七竖八躺着几口大猪,室内的通风做得并不好,人乍一进热浪袭人,闷热异常,再加上空气中漂浮着的满是猪屎猪尿的分子,那骚臭味便愈加浓烈刺鼻,任由你怎么憋气,那恶臭还是一股脑儿往脑门上冲,活脱脱的令人窒息中暑的节奏。此时严科长已经踏进猪舍,隔着圈栏仔细统计生猪数量。小刘则跟在后面拍照留证。突然他觉得眉眼额上一阵微痒,头上似乎粘住了什么,下意识地用手去拂,拂了好久才差不多拂净了。原来小刘光顾着边走边拍照,没注意门楣处挂着一张落满了灰的陈年蛛网,被他撞了个正着,严科长虽然走在前面,却因为个子矮没碰到,这个头高的小刘就不幸“自投罗网”了。

圈里的猪本来都安静地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睡觉,感觉有动静,都本能地昂起头,警惕地聆听,见是生人,有几头大猪猛然立起身,紧张地在圈里奔突嘶号,整个猪圈便“嗷嗷嗷”地乱作一团,倒是两只半大的小猪,对来人充满了好奇与期待,摇头摆尾一个劲儿地往食槽边挤,往圈栏上窜。一头体型超级肥硕庞大的深棕色老母猪正横卧在地,头朝外警惕地注视着来人。圈内角落里蜷缩着的正是这一窝刚出生不久的小崽儿,它们一个个头朝里,屁股朝外,围成一个扇形,你挤着我,我挤着你。

“啊!——死畜生!我整死你!”

严科长正专心统计,突然听到背后小刘气急败坏地大叫起来,他赶忙扭过头,想弄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见小刘弯着腰,捂着脸,手胡乱地揉着眼睛,便关心地问他怎么了。

“这个死畜生,趁我拍照没注意,猛地起身冲上前,喷了我一脸猪鼻涕,有一大滴竟然喷到我眼睛里去了——哎呦,我左眼睁不开了哟,今天真是恶心到家了!”小刘指着那老母猪,一脸委屈。

原来,这畜生护崽儿心切,见小刘隔着圈栏俯身向内拍照,以为他欲行不轨,伤害幼崽,出于母性本能,先发制人,猛然起身冲刺向前,差点跃上圈栏,冲小刘打了个响鼻,那鼻涕便一股脑儿地朝他飞溅而来。

“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没事吧?你小子也真够倒霉啊,我打小养猪直到现在也没遇见过这档子事,你小子刚入圈没几天,就搭上这等千载难逢的好事,哈哈哈……今天下班后你可得去买张彩票,准中!”

“我说师父啊,人家都这样了,你还取笑人,可就太不人道了吧。还好,眼睛瞎不了,就是黏不拉叽的,让人直犯呕。”

“我兜里正好有些草纸,你先拿去擦着,一会儿结束后,问人家讨点水或到车上用瓶装水将脸和眼睛洗一洗、冲一冲,应该没事,猪鼻涕中没毒。。”严科长从裤兜里掏出一团草纸递了过去。

“不必了,我随身带着袋装餐巾纸呢。”说罢,小刘快速地从裤兜里掏出餐巾纸在脸上眼上胡乱地擦起来。严科长低着头看着手中准备递过去的草纸,轻轻摇摇头,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苦笑,便又将那团草纸塞回了裤兜。

“擦一擦,没事了吧?现在我们把这圈内的生猪数量核对一下吧。我这边统计了普通生猪4头,小猪9头,其中幼崽7头,老母猪1头,合计14头。你看看你拍的照片中是不是这样的?没问题,我们就去下一个猪舍。”

小刘没等核对,就露出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嚷着先出去再说。等到了外面,终于能吸入一口新鲜空气,小刘开腔了:“今天都这样了,还接着进去干什么呀?平日里只有我们监督别人,现在外出督查,哪还有人能监督我们呀?领导反正又没跟过来,我们怎么做,他又看不见,何必这么顶真呢?”

听闻此言,刘科长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把一只手轻轻搭在小刘的肩上,语重心长地说道:“小刘啊,怎么工作中挨了点苦,受了点委屈,出了点意外,就学着猪八戒撂挑子回高老庄了?如果只是一时气话,我觉得倒也情有可原,毕竟这几天确实很辛苦,你又刚来,还没完全适应过来。但这样的想法真蔓延开来,可真要不得呀!

小刘啊,干工作千万不能流于形式啊!我们作风效能办是干什么的?不就是提作风、促效能的,自己的作风上不去,还有什么脸去监督纠正别人的缺点呢!我们履行监督职责,身上便也是有责任的,履责不到位,同样会受到处分的。”

小刘的脸涨得通红,低着头一副羞愧难耐的样子,真想地上有个洞钻进去。他缓缓抬起头,诚恳地说:“师父,您教导得对!”

也不知是因为天气确实炎热,还是严科长刚才的一番话如一剂热药立见奇效,小刘额头上渗满了汗珠。这汗一出,先前郁结在胸中的猪粪味、蜘蛛网、猪鼻涕等污秽之物尽消散化解开去,消失得无影无踪,心胸顿时开阔了许多,头脑更觉清醒不少。接下来反是他在主动催促严科长抓紧时间查看下一户的猪舍了。

……

“喂,你口罩咋不戴了?”

“呃,不瞒您说,这口罩戴与不戴没啥区别,这猪臭味照样扑鼻而来,看似隔了一层,其实只是做了个形式,寻求心理安慰的幌子罢了。反对‘形式主义’就从我进猪圈不戴口罩开始吧!嘿嘿!”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

卫勇 海波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   邮编:226018

网站投稿QQ群:142801336           《方圆》投稿邮箱:fytg@ntlz.gov.cn

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方圆》杂志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苏ICP备09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