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以案警示

“能人”村书记咋就成了“逃犯”
——如皋市白蒲镇邓杨村原党总支书记兼经济合作社社长钱广军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已阅读: 0 发布时间:2020/5/14 10:03:19

基本情况:钱广军,男,1965年10月出生,江苏如皋人,汉族,高中文化。2005年11月至2017年5月任如皋市白蒲镇邓杨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2017年6月至2018年12月任如皋市白蒲镇邓杨村党总支书记兼经济合作社社长。2019年11月,钱广军因犯贪污罪、挪用资金罪、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五万元。

朋友聚会:迷失回村任职初心

钱广军年轻时,头脑灵活、善于经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在上海做农产品批发生意赚得第一桶金。1999年回到家乡,做货运、办米厂,生意做得有声有色。2002年,钱广军个人积蓄已经超过200万元,无论在镇上还是村里,都是小有名气的“能人”。2005年,在众望所归中,钱广军回到老家白蒲镇邓杨村,当上了村党总支书记。

“做村书记本是一心一意带领村民致富,我回到村里就垫资买了45部机动三轮车给村里的贫困户去收购农副产品”。留置期间,钱广军谈到自己任村书记的初衷还是感到一丝自豪。当年意气风发的他,觉得带领村民发展集体经济,共同发家致富,不仅自己有颜面,还能光宗耀祖。

然而,2010年的一次朋友聚会后,钱广军的初心却陡然改变。

“我们一些老朋友,包括在上海时跟在我后面混的那些徒弟,一起聚会时,我发现有些老板在我面前就不一样,耍派头,包括我的一些徒弟在我面前都表现得很气派。这时我就觉得不对劲了,经济上有了明显差距。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心理开始扭曲,心里想着一定要赚钱。”回忆起当年的那次朋友聚会,纵然已过去9年,钱广军依然历历在目。相比于朋友们的财大气粗,钱广军明显感到囊中羞涩。原本自己比他们都要富裕,仅仅几年已经今非昔比。钱广军倍感惆怅,彻夜难眠,思来想去,把自己的窘状归因于回村做村书记。原本以任村书记为荣,此时,钱广军对自己几年前做出的决定却感到有些懊恼。骨子里从不服输的钱广军,心想着一定不能过得比别人差,暗下决心要重拾自己的“生意经”,在朋友面前重立“威风”。脑中发财梦占据一切,其价值观也开始扭曲,回村任职初心渐渐抛到一边,开始萌生用手中权力聚敛财富的异化变质心态。

盲目投资:债台高筑失守底线

2010年那次朋友聚会后,手中不足百万元积蓄的钱广军开始了他的“发财计划”。当年便以村委会名义成立农业合作社,名为村民入社,实为其个人经营水稻种植、销售。第二年,又与他人合伙投资生态园项目,经营有机农作物生产、垂钓、农业观光服务等。

资本不足、盲目投资,农业合作社举步维艰、亏损不断,生态园资金不足、运营困难。坏消息接踵而至,钱广军感到雪上加霜。可一心只想着发财的钱广军并没有因此收手,为了填补资金缺口,他铤而走险举借高利贷,并把敛钱的目标锁定到骗取农业项目财政补贴资金上,一步一步把自己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刚开始我只借了二十万高利贷,利滚利太快了,最高时一天的利息就要达到一两万,几个月下来就是三十万,再过几个月又变成五十万。”提到高利贷,钱广军就不寒而栗。高额利息常常压得钱广军喘不过气来,他焦头烂额、四处举债,拆东墙补西墙,借新债还旧债,原则和底线渐渐抛到了一边。

2011年,钱广军精心设计了“狸猫换太子”的骗局,以村专业合作社的名义申报稻米加工项目改扩建扶持。这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项目,他杜撰项目、编造资料、用假批文、私刻假章、以旧充新,各种欺骗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私刻了数十枚假章,哪里需要就盖哪儿。只要能骗到补贴,缺什么他就能编造什么。检查组检查项目建设用地情况时,他将检查组人员带至邻村尚未施工的建设用地冒充其改扩建项目实施所在地;验收组验收时,他借用其他稻米加工厂房,厂房门口套上村专业合作社的牌子,厂房里面的加工设备用油漆粉刷一新冒充新设备,并购买配套的假发票辅以做虚假证明,从而表面看上去可以“天衣无缝”。如此“逼真”包装后,2012年钱广军如愿获得财政补贴资金80万元。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钱广军绞尽脑汁、用尽伎俩,虽一时如愿,却走上了诈骗犯罪的不归路。

两面做派:欺上瞒下的“一霸手”

曾经一度认为自己回村任村书记耽误“钱途”的钱广军,在初尝骗取补贴甜头后,更加肆无忌惮地玩弄起“权术”。在村干部面前,他独断专行;在村民和领导面前,他充当“两面人”,被欲望支配的权力在他手中演绎得淋漓尽致。

“在领导面前装老实,明明工作做得通,我都要留点做不通的地方,等主要领导一出面,我把工作就做通了。”这是钱广军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的一种方式,故意引起领导注意,经常让领导看到他的成绩,认可他的工作能力。因此,钱广军赢得了镇领导的信任和支持,只要他提出的困难,镇领导总会优先考虑,优先给予资金扶持。

“平时耍小聪明,明明可以办的事情,我都要装得很为难,让老百姓请客送礼后才把事情办了。”群众找钱广军办事,不管符不符合政策,他总要夸大难度,故意拖延。只要群众送上“恩惠”,问题就迎刃而解,即使不符合政策也能变通解决,在群众眼里钱广军无所不能。从群众那里薅了羊毛,又赢来好口碑,真可谓“一箭双雕”。

在领导和群众面前,两面做派让他左右逢源、自鸣得意,但在村干部面前,钱广军又是典型的“一霸手”。村务工作中,钱广军大搞“一言堂”,什么事都要听他的,什么权都要抓在手里。尤其是财权,其他村干部处理村务工作支出超过30元要由钱广军说了算,甚至钱广军还直接包揽了村会计的事务,村的账务他会亲自管,村集体所有的土地出租租金他要亲自收,代政府收缴的老百姓的各种费用也要放在他那儿。钱广军这样做,其实是另有企图的。

“村的每笔钱都要经过我手,跟政府结账也都是我去结,我经手的目的是挪用起来方便,每次收了钱我都要挪用一下。”原来,钱广军步步为营地控制财权是为了便于自己公款私用。村集体500亩大棚蔬菜地对外出租,从2017年8月开始,钱广军主动上门收了45万多元的租金均没有入账;2018年11月,代政府向村民收缴的医疗保险费、养老保险费78万多也没有上缴,全部用于偿还每天都在几倍几十倍激增利息的高利贷及其他债务。

钱广军“玩转”手中权力,尽管不放过任何捞钱的机会,也偿还不了高利贷的“无底洞”,反倒使自己犯下了挪用资金罪和贪污罪,受到了法律应有的惩罚。

逃亡千里:尝尽苦头悔之当初

2018年,钱广军所借高利贷本息已高达700多万元,被债主逼得惶惶不可终日,整日东躲西藏,又拿了老百姓的救命钱和养老钱,深感无颜面对老百姓。2018年年底,钱广军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选择了逃亡。

“千万不应该逃,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天天东躲西藏的,打零工,拾废旧,几次都遇到生命危险。”钱广军被组织带回后,回忆起逃亡日子,仍感惊悸。

逃亡期间,钱广军先后辗转湖北、内蒙古、西藏等地。每到一处,他都隐姓埋名,不敢找工作,随身带的几千元很快用光,只有靠捡破烂维持生活,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2019年春节是我55年来永远忘不了的春节,大年三十还在拾废旧,从腊月二十一到正月初十,这段时间一直就是我一个人,说话的人都没有,几次都有自尽的念头。”2019年的春节,钱广军寄住亲戚在内蒙古打工的煤矿工棚,方圆几百里空无一人,户外气温低至零下30多度,只有少许方便面勉强度日,饱受饥寒交迫的折磨。

“天天夜里做恶梦,一会儿想到有人来抓我,一会儿又想到有人来要钱,没有一天是定神的。”比饥饿、寒冷更可怕的是精神上的催残,做了亏心事的恐惧让钱广军几乎夜不能寐,常常在恶梦中惊醒,不堪回首的逃亡生活让他悔之当初没有相信组织,没有主动向组织交代自身的违纪违法问题。

组织审查期间,钱广军积极配合,深刻认识到自己之所以走上违法犯罪道路,关键是攀比心理作祟,因为攀比,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开始扭曲,渐渐地在背离对党忠诚的路上越走越远。经组织教育,钱广军充分认识到,平时政治学习走过场,是他失去纪法敬畏之心,轻易失守纪法底线的根本原因。

“被组织带回来,我才像个人了,有了血色,也没病了。”“这是组织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宁可被判刑去坐牢,也终身感激组织!”这是钱广军最深切的领悟。钱广军以自己血的教训告诫党员干部:凡事有果皆有因,务必慎始慎微,一步错必会步步错。即使犯了错,也要相信组织,依靠组织才是挽救自己的正道。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   邮编:226018

网站投稿QQ群:142801336           《方圆》投稿邮箱:fytg@ntlz.gov.cn

中共南通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方圆》杂志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苏ICP备09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