惧被捉瞒天过海 手既伸法网难逃
——南通港口集团有限公司通州港务分公司原总经理、中共通州港务分公司原党委委员蔡欣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02 阅读:0

基本情况:蔡欣,男,汉族,江苏如皋人,1968年12月出生,大学本科文化,1991年8月参加工作,南通港口集团有限公司通州港务分公司原总经理、中共通州港务分公司原党委委员。2020年4月17日,因受贿罪被二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事实就是事实,不因掩饰、狡辩和否认就能掩盖我自认为高明的隐蔽的方法,收受25万元贿赂的事实。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也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只有坦白自己犯下的犯罪事实才能获得从宽处理。”蔡欣在悔过书上写道。正所谓“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此时的蔡欣终于明白,法律神圣不可侵犯,犯罪事实不容更改,在证据面前,一切伪装与抵赖都是虚妄。对于自己收受那笔到案发也没用上的25万元贿赂的行为,蔡欣悔不当初。

勤奋努力  曾经平步青云

蔡欣1991年毕业于武汉水运工程学院,在那个年代,大学生属于天之骄子。从小县城考上大学,成绩优异的蔡欣曾是家里的骄傲,而他也有着比同龄人更为远大的理想和抱负,誓要轰轰烈烈干出一番事业。工作后,蔡欣一直没有离开过他所学专业对口的港务条线。他踌躇满志,学习刻苦上进,工作勤奋努力,为人稳重谨慎。组织上对他也非常器重,为了提升他的工作业务能力,还选派他到对外经贸大学学习德语,再远赴德国学习港口管理。就这样,蔡欣从最初的南通港务局见习生、业务员做起,逐步升任南通港务局货运中心科长、南通港口集团有限公司商务处副处长、南通港口集团有限公司通州港务分公司副总经理等职。2011年1月,蔡欣任职南通港口集团有限公司通州港务分公司总经理,成为国企下属分公司的“一把手”。

通州港务分公司主营业务是对停泊该司港口码头的船舶上的内、外贸货物进行装卸、堆存、中转作业,公司下设十多个部门科室,共有正式职工600多人,合同工100多人。蔡欣作为通州港务分公司的总经理,主持公司全面工作。虽然手中掌握着权力,但蔡欣并没有急于权力寻租。因为蔡欣是有顾忌的,“我的前任总经理因为经济问题被查处,我害怕重蹈前任覆辙,我不敢拿。”“我的收入是年薪制,收入丰厚,我想我也没有必要拿。”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自己曾长期坚守的底线在贪欲面前会如此不堪一击。不敢腐、不想腐与贪腐之间,有时仅差一念,内心的贪欲一旦失控,就会前功尽弃,坠入犯罪的深渊。

难拒诱惑  初心逐渐失守

“内心的贪欲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蔡欣也曾不断叩问自己。

担任总经理之后,蔡欣的身体状况、家庭生活、子女学业纷纷亮起了红灯。2013年,蔡欣被诊断出甲状腺癌,到上海做了肿瘤切除术,此后一直服药治疗。身体有恙,对蔡欣的心理产生了巨大冲击,心态发生变化,行为也随之失衡。“一切以保重身体为重,工作事业可以排在后面”,思想上一旦把个人利益摆在了首位,共产党员的理想信念便开始动摇,曾经立下的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克已奉公、多做贡献等誓言统统抛到了脑后,一心为公的初心逐渐失守。长期服药,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虽然享受医疗保障,个人负担并不多,但蔡欣总是隐隐担忧,买进口药价格不菲,优厚的年薪也是杯水车薪,而且万一哪天复发需要大笔的钱,怎么办?

在工作中,蔡欣与通州港务分公司科员宋某逐步发展成情人关系。两人相见恨晚,情真意切。为此,宋某与原配偶解除婚姻关系,二人不加掩饰地以男女朋友身份相处。面对不嫌弃他体弱多病,反而关爱有加的女朋友,钱的重要性分外凸显。

儿子就读重点高中,和当年的蔡欣一样成绩优异,但患有轻度抑郁症。蔡欣虽然对妻绝情,但儿子始终是他心头的宝贝。他重视儿子的教育、培养、成长,作为父亲他有很强的责任感。儿子求学、深造,将来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没有了原配夫妻的共同承担和帮衬,面对这些经济压力,又该怎么办?

病情、感情、亲情,种种因素堆积,曾经的廉洁自律、奋斗上进,在一次次与客户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中,在热衷于与“朋友们”互送土特产的“人情往来”里,蔡欣思想上的防线早已千疮百孔,不堪一击。当巨大的诱惑来临时,蔡欣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拿”。如果说蔡欣对法律还心存着畏惧,那么这种畏惧只是让蔡欣花足了心思把“拿”的形式进行了严密的包装。

执迷不悟  终是自食恶果

2016年,上海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某因业务往来与蔡欣结识。2017年5月至10月间,该公司2艘载有矿石的货轮在通州港务分公司装卸作业,期间产生堆存费50多万元。黄某就堆存费减收事宜找蔡欣商议,后在蔡欣的运作下,黄某的公司仅支付堆存费15万元。2017年8月至2018年3月期间,黄某公司先后有9艘货轮在港口卸货,因所载矿石含水量低,作业扬尘大、困难系数高,在蔡欣的协调下,通过采取增加困难作业工时调动工人积极性等措施帮助黄某公司快速卸载货物。面对蔡欣如此帮忙,黄某自然要表示“感谢”。

2017年12月4日,黄某提出与蔡欣一起去办张银行卡。为什么办银行卡要蔡欣同去,蔡欣自然心领神会。办卡时,开卡户名是黄某,蔡欣根据黄某的要求提供了其外甥的手机号作为开户资料中的联系方式并绑定短信提醒。12月11日,黄某将20万元转至该银行卡并告知蔡欣。有前任的前车之鉴,蔡欣不敢直接动用这笔钱。几番思索过后,蔡欣提出让黄某以虚假投资的方式把钱放在蔡欣朋友秦某经营的公司里。2018年1月20日,在蔡欣的安排下,黄某将银行卡和取款密码都留在了与其素不相识的秦某处。之后卡上的20万元在秦某公司员工操作下悉数转入了秦某公司。2018年2月12日,黄某又将5万元转入上述银行卡并告知蔡欣。经蔡欣授意,秦某安排员工将该款取出后又存入秦某公司账户。

卡是黄某的,卡上的资金流转操作是黄某与秦某之间进行的,看起来这一切似乎都与蔡欣无关。蔡欣自认为安排得天衣无缝,只要还没把钱放进自己的口袋,这钱就和他无关。

2018年3月,黄某因涉嫌走私固体废物被拱北海关缉私局查获,蔡欣收受贿赂的案件线索浮出水面。蔡欣内心惶恐不安,但他仍心存侥幸,与秦某等人统一口径,干扰组织调查。在组织调查、检察院审查起诉、一审法院庭审过程中,蔡欣始终执迷不悟,拒不承认犯罪事实,一次又一次地失去了从轻处罚的机会。

“我深深认识到自己所犯下罪过的法律后果。我自愿认罪认罚,真诚悔罪。”蔡欣在其悔过书中道出了自己无尽的悔意。只是再悔恨交加,也为时晚矣,自已犯下的罪过,种下的苦果终究得由自己去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