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防查螺查出了“血吸虫”
——如东县新店镇卫生所原所长李爱东等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9-10 阅读:0

基本情况:李爱东,男,1971年9月出生,江苏如东人,汉族,本科文化。1991年2月参加工作,曾任如东县双甸镇卫生所、新店镇卫生所所长。2020年4月,李爱东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

吴明亮,男,1993月9月出生,江苏如东人,汉族,中专文化,2012年7月参加工作,曾任如东县新店镇顾高桥村卫生室主任。2020年4月,吴明亮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八个月。

血吸虫病是一种由血吸虫尾蚴侵入人体内引起的慢性寄生虫病,曾在长江流域广泛流行,钉螺是血吸虫的中间宿主。如东是历史有螺县,卫生部门每年都会根据上级要求,部署血吸虫病防治排查工作,俗称“查螺”。然而在持续开展的查螺工作中,却有这样一些人,光明处,他们是公共卫生事业的守护者、群众身体健康的服务者;暗地里,却成了寄生于公共卫生服务事业的“血吸虫”。

正气内存,防疫战线也曾秉持初心

李爱东出身医学家庭,1991年他也加入了医疗队伍,最开始的工作是给小孩儿打预防针。“尽管接种量大、工作辛苦,工资也不高,但每天都很快乐。后来有了家庭、有个孩子,像千千万万的普通家庭一样,我觉得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就是我最开心的事。”回忆当初从医的决定以及过往平凡的经历,坐在留置室里的李爱东脸上浮现出对往日生活的怀念和对从事职业的骄傲。

“我当时没有认为我有能力,而是觉得得到了领导的信任,也是接受组织的考验。”镇一级卫生所成立后,李爱东因其工作认真负责、专业能力强且年轻有干劲,被任命为岔河镇卫生所一个科室的负责人。

受到组织培养走上新的工作岗位,李爱东没有沾沾自喜,领导安排的任务都不折不扣地完成,个人的专业技能、管理能力慢慢得到提升。随后几年里,他不负众望,不仅把自己分管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也在组织信任、群众举荐下当上了镇卫生所副所长。

2012年1月,李爱东被提拔为卫生所所长,找他办事的人纷至沓来,卖药的、销售器械耗材的、私立医院的、意图承包改厕工程的……安排吃饭、钓鱼、旅游、求合作……各种拉关系的套路“层出不穷”,面对这些糖衣炮弹,李爱东都抵御住了。“天天看到的是一张张虚伪的笑脸。我做副所长时,他们对我不冷不热,现在我做所长了,就都对我笑容满面。为什么?因为我有权力了。”此时的李爱东心里透亮、一身正气。

邪气入侵,底线失守贪图低级享受

权欲物欲皆为人之本能,稍有懈怠就会迷失自我。谁都没想到李爱东变得这么快。在所长任上,下属每天汇报请示工作;供应商、乡村医生求他办事。这些人无不对他恭敬有加、好言相待。李爱东渐渐有了高高在上的感觉。本不抽烟的他抽起了烟,对一些吃请也半推半就,内心防线出现了动摇。

42岁,李爱东调任新店镇卫生所所长。尽管这是一次寻常的工作调动,但他却心存抵触,认为组织对其不公。“我在双甸工作兢兢业业,业绩也不错,为什么把我调到这样一个小镇?”为此,他郁闷了好久。

新岗位上陆续有人请吃,他逐渐变得乐意赴约。推杯换盏、阿谀奉承,李爱东很是受用。“这时我的思想彻底变了,认为这就是生活。我是所长,他们有求于我,请我吃饭是应该的。”邪气渐渐侵入他的心灵深处。

工作中他不再积极上进,对权力比以往看得更重,所里大小事务都要牢牢掌控。生活上追求享受,热衷于吃喝,在家吃饭次数越来越少,脾气越来越大,常常喝得酩酊大醉才回家。

病势渐深,大小礼金礼品来者不拒

2013年是李爱东在新店镇任上的第一年,也是在这年里他第一次收受了红包。年底,医疗耗材供应商陈某主动登门,奉上1000元“小意思”,李爱东欣然接受,毫无顾忌。自此,面对其他供应商、管理服务对象这个送1000,那个给3000的“意思意思”,李爱东再无推托、一一笑纳。2013年至2019年,李爱东利用职务便利,在业务承接、人事安排、工作考核等方面为他人谋利,先后34次收受他人财物42888元。

让人不解的是,他并不认为这是违纪违法。“我当时觉得这是人之常情。别人请我办事应该送点东西。”在李爱东的认知里,违纪违法已然模糊了界线。作为一名站所负责人、基层党支部书记,沉迷在别人的溜须逢迎中,忘记了纪律规矩、忘记了使命初心。他的思想从起初的“邪气入侵”发展到后来的“病势渐深”,“患病”而不自知。

2016年,李爱东曾因截留私分村级工作经费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这本是组织对他进行的一次把脉和治疗,但他没有反省错误、吸取教训,反而暗地里继续我行我素。直到被留置后经多次提醒,才仿佛想起曾经有过这回事。

“当时如果通过这个处分,自己能够得到教训,得到警示,从这之后不再收受别人钱财,2017年吴明亮提出要钱时,我能制止,往后的违纪违法行为就会终止,就不会到今天的地步。”

沆瀣一气,血防查螺唱起了“二人传”

根据统一部署,查螺工作由镇卫生所具体负责,从制定方案、抽调人员、组织实施,到过程中的监督、用人用工数据的采集核查上报等。2017年查螺工作启用了血吸虫病防治信息系统,需要实时录入查螺情况,李爱东将此项工作布置给了借用在所里的乡村医生吴明亮。

当过几年乡村医生的吴明亮清楚辖区内查螺的实际工作情况,提出以“信息录入费”的名义,向相关村收取一定比例份额:“村卫生室查螺工作水分多,报上来的数据也不真实,我们心里不平衡,今年正好有这个信息系统需要录入,向他们要点钱。”李爱东非但没有制止,反而支持了这种做法。

于是,一明一暗,李爱东先是毫无忌惮地在各村卫生室上报的用工、费用等表格上签上大名,待上级款项拨付到村卫生室后,又利用对卫生室考核监督的权力,在会议上由吴明亮向当年有查螺任务的卫生室,布置所谓“信息录入费”的收缴工作。两年时间,他们共非法收取并瓜分了5万余元“信息录入费”,其中李爱东分得3.58万元。

2019年5月,当巡察组找谈相关人员的消息传出,他们偷偷找到几个卫生室统一口径,后又退了部分钱。镇党委、县纪委分别找谈李爱东多次,他均心存侥幸,一边表示并不知情,一边想方设法掩盖问题,妄图瞒天过海。

为何会如此胆大妄为,李爱东这么解释,“我亲自出了面,村卫生室负责人不敢不听,他们不会说出去的。”可见他在权力的一亩三分地里是多么的自信与专横。

让办案人员印象深刻的是,李爱东不敢面对问题,并不是因为意识到严重违法要承担刑事责任,而是纯属顾及形象与声誉。在被留置前,一直认为自己的贪没行为只是违纪,简直无异于法盲,让人可笑可叹。

“事情发生后,我从新店卫生所调到曹埠卫生所,由所长降到一般工作人员,传到整个卫生系统,甚至更远,给我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落差。我上班都躲着人,特别是看见熟人,怕他们问起这事,真是度日如年,好多朋友打电话为我可惜,都不相信我会做这件糊涂事。我真是羞愧万分。”

2019年11月,李爱东和吴明亮先后被采取留置措施。一位正当壮年,一位正值青春,因为迷失了方向、有病不医,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君子检身,常若有过。”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要常检身自省,治已病、防未病,对自身病灶不仅要正视,还要对症下药,动真格斩断“病根”,才能保持健康的“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