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不掉的贪念
——崇川区观音山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原党支部书记 张徐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4-23 阅读:0

基本情况:张徐,男,汉族,1973年10月生,大专文化程度,1993年8月参加工作,2007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观音山镇卫生院医生、院长助理等职。2008年2月至案发,先后担任观音山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主任、党支部书记等职务。2021年1月,因犯贪污罪,张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工作之初,他也曾任劳任怨干劲十足

1993年7月,张徐从苏州第二卫校毕业后,被分配到观音山镇卫生院从事预防接种工作。工作之初,怀着对医疗卫生事业的热爱,张徐暗下决心做一名好医生,悬壶济世,服务群众。

据张徐回忆,当时多的时候一天要为二百多个人接种疫苗,从上班到下班,有时甚至连喝口水、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他从没有喊过一个苦字。

尽管微薄的薪水与繁重的工作不成正比,但是张徐却甘之如饴,怀着一颗医者父母心,在平凡的工作中,践行着白衣天使的崇高使命,心中充满着幸福感。刚工作时的那份纯粹,张徐至今记忆犹新。  

“记得我刚参加工作时,虽然每天工作量大,但是只要看到一个个充满童真的孩子们,我就感到自己从事的工作是充满着责任与爱心的,是无比崇高而伟大的,瞬间就打起了精神。”

在1994年到2004年的10年里,张徐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他的努力得到医院上下的一致认可,组织上也充分肯定了他的能力和付出。继而他被提拔为院长助理,并一步步成长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主任、党支部书记。

成为领导,他逐渐忘记初心底线失守

走上领导岗位的张徐并没有延续之前谦虚谨慎的工作作风,当看到医院的药商赚取巨额的利润,自己作为他们的上级和管理者,却只有几千元微薄的工资,他的心态渐渐发生了变化。

在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这个充满权力的位置上,围绕在张徐身边有所企图的人日趋增多,其中包括中心职工、医药代表、工程老板、医疗器械公司负责人等各类人员,这些人在张徐周围形成了一个如影随形的圈子,对他进行围猎。

2008年春节,药商王某某给张徐送来了两瓶五粮液和一些礼品,祝贺他成为了中心负责人,并说了一些客套话。张徐既欣喜又欣慰,顿时感觉自己十多年来的付出有了回报,以前吃了那么多苦,现在应该享受了。张徐强忍住内心的喜悦,在半推半就中收下了礼品。第一次收礼后,张徐还有些害怕,担心事情败露,但是“一回生二回熟”,在不断被围猎中,张徐便认为这些都是人之常情。

“很多人都在拿好处,我何尝不能拿呢?这是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应得的尊重,况且一次拿的也不多,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自嘲自讽的心态渐渐占据张徐的主要思想阵地。心不正,路必斜。自此以后,张徐的贪念与日俱增,收礼收钱成了他的家常便饭,在金钱面前逐渐忘记了自己的初心和使命。从第一次接受围猎开始,张徐便掉入了贪污腐败的深渊。

2010年至2019年,张徐利用其负责观音山卫生服务中心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在人事招录、医疗设备维修、中心基建维修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146000元。

虚增人头,他套取产后访视费占为己有

2017年底,崇川区推进医联体建设,此项改革意在方便市民看病,缓解百姓看病难问题。面对这样一项惠民利民的改革举措,作为医疗卫生事业工作者,张徐非但没有欢欣鼓舞、支持配合,反而心事重重、茶饭不思。

自张徐成为中心负责人后,便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当成自己的“私人领地”,当时中心的经费使用基本张徐一个人说了算。而医联体改革后,中心财务审批权限将交由上级部门直接管理,张徐担心以后用钱不方便,便开始在套取专项资金上想办法。

产后访视是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之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需安排工作人员到出院产妇家中检查产妇及新生儿的相关情况。按照访视量的多少,中心可给予工作人员相应补贴。张徐发现这其中“大有可为”,产后访视数量是动态变化的,上面核查起来也非易事,到底有多少访视量还不是卫生服务中心自己说了算。于是他便私下和负责产后访视的社区医生蒋某商议,让她虚增一些产后访视人员,待补贴费用到达蒋某账户后,再让蒋某从自己的银行卡中取出转交给他。

张徐只看到了产后访视费有利可图,却没有认识到套取专项资金占为己有,是侵害国家、人民群众利益的行为。2017年底,他从观音山卫生服务中心财务账上套取资金人民币26000元,并将该资金占为己有。至此,张徐的人生道路越走越偏。

面对调查,他佯装“自首”企图蒙混过关

“在全区卫健委党风廉政工作会议上,您以案说法,我感到很受触动,我要向组织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张徐来到派驻区卫健委的纪检组办公室诚恳地说道。

2019年初,崇川区纪委收到反映张徐相关问题的实名举报,举报内容具体,指向明确。正当调查组进行初步核实工作时,张徐竟然来到派驻纪检组“自首”,交代了其套取资金等相关问题,并向区纪委办公室和单位账户退钱。本以为张徐的“自首”是“良心发现”,但是,在后期的谈话讯问中发现,这次的退钱行为不过是他的故伎重演。

2012年7月,南通市开展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专项治理。这是张徐的第一次试探性退钱,张徐将王某、曹某等人所送礼品折价退还给组织和个人,但并未上交所有违纪所得。退款后,他欣喜地发现组织好像并未注意到自己。自此以后,张徐每逢听说组织开展专项治理、专项巡察时,便实施一次“退钱行动”,接着高枕无忧地继续收礼和捞钱。这次“自首”,张徐也是听说区纪委调取了他的个人信息表,心虚的他立刻采取惯用伎俩,向组织退钱并选择性地交代了一些问题,本以为依然能够“安全着陆”,却不知组织早已掌握了其大量违纪违法事实。

“组织开展专项检查或者开展调查时,我都会上交一部分违纪款,企图蒙混过关。后来发现组织并没有对自己怎么样,便侥幸地认为他们没有发现什么,收点小礼组织也不会拿我怎么样,于是我又拾起老一套,几次三番便越来越麻木,从而丧失了组织一次又一次挽救自己的机会。”张徐在留置点坦白了他每次退钱前后的心理活动。

身陷囹圄,他幡然悔悟却为时已晚

妙手回春、仁心仁术是对行医者的赞美,作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的张徐却因“贪念”而玷污了这些美好的字眼。翻开厚厚的卷宗,走上领导岗位的张徐非但没有济世悬壶,反而把卫生服务中心当成个人权钱交易的平台,沉溺于如何贪污捞钱,如何在国家公共卫生经费上“动脑筋”。

面对金钱诱惑,张徐深谙“伸手必被捉”的铁律,“想要又怕”的心理驱使他挖空心思寻找心理安慰。张徐把退钱当作自己违纪违法行为的“护身符”,认为只要退一部分钱,就可以逃避责任追究,从而一次次错失了组织提供给干部纠正错误、改过自新的机会,在贪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坠入违纪违法的深渊。

“贪婪占据了我的思想和灵魂,在边退边犯中,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开始扭曲。贪念让我在金钱面前节节败退,最终滑向悬崖。一失足成千古恨,反省自己所犯下的错误,追悔莫及……”张徐在留置点泪流满面地忏悔道。

贪念之门一旦打开,就再难关上。收受的钱财可以退掉,违纪违法的行为却无法退去。当张徐觉醒时已然深陷泥淖,无法挽回。

医疗卫生系统本应是治病救人的公共服务机构,与群众生活息息相关。基层医疗卫生系统发生的腐败现象,不仅扰乱了医疗卫生管理秩序,也直接侵害了群众切身利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张徐案件告诫我们,在加强对领导干部教育监督的同时,切不能放松对看起来位不高、权不重的基层干部的教育管理,要切实把基层干部手中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预防“苍蝇式腐败”问题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