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官当思三不欺
来源: 发布时间:2023-05-29 阅读:0

《史记》云:“子产治郑,民不能欺;子贱治单父,民不忍欺;西门豹治邺,民不敢欺。”“三不欺”的故事流传至今、影响深远,虽说结果都是“不欺”,但达到“不欺”的方法却各有侧重,其中蕴含的理念颇可玩味。

子产是春秋时期著名政治家、思想家。他在拜相郑国前,“国乱,上下不亲,父子不和”。子产执政后,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为田洫,作丘赋,铸刑书,“不毁乡校”,愿闻庶人议政。在推行改革的过程中,他事必躬亲,并且明察秋毫,“使都鄙有章,上下有服,四有封洫,庐井有伍。大人之忠俭者,从而与之;泰侈者,因而毙之。”

改革初期,国人对子产并不理解,贵族咒骂他:“取我衣冠而褚之,取我田畴而伍之,孰杀子产,吾其与之。”子产毫不退却,表示只要对国家有好处,即便身死也要做下去,推行改革,不能半途而废,他决心坚持到底。三年之后,郑国治理得“门不夜关,道不拾遗”。人们称颂子产说:“我有子弟,子产诲之。我有田畴,子产殖之。子产而死,谁其嗣之?”子产去世时,郑国百姓“丁壮号哭,老人儿啼”,说:“子产去我死乎!民将安归?”孔子也哭着说:“子产,古之遗爱也。”

子产相郑,事无巨细、亲力亲为,并且做到了明察秋毫,故“民不能欺”。

子贱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子贱在单父为官时,“弹鸣琴,身不下堂”,却把单父治理得很好。巫马期治理单父,每天早起星星高挂天上时就出门了,直到晚上星星又高挂天上时才回家,日夜不得安宁,这样才把单父治理好。巫马期向子贱询问他轻松治理好单父的缘故。子贱说:“我的办法是凭借众人的力量,你的办法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光依靠自己的力量当然劳苦,动员众人的力量当然安逸。”

孔子也曾向子贱询问治理好单父的方法,子贱答:“所父事者三人,所兄事者五人,所友者十一人”,即尊重当地的贤人高士,务求人尽